一瞬间的孟子

印象中孟子有两大形式上的特点
第一是好辩论
第二是好排比
恩,第二点是为第一点服务的
从《调整论》的争论评“主、客二分法”的弊病
蔡守秋
摘自中国人民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的《中国环境资源法学评论》第一卷
顺便说一下,主编徐祥民写的那个前言相当肉麻

p22某些主流法理学者为了维护其“物不能成为主体、物不能有法律权利”的观念,当出现物特别是高等动物成为法律主体或享有法律权利的事实或案件时,往往不惜采用“以我为人的代表”、排除异己的蛮横的、无端的态度。例如,当古代法律出现将动物规定为人即主体的情况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法律落后的表现;当当代法律出现规定动物具有权利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这说这是少数国家的法律、个别不能代表一般;当古代出现以动物名义起诉、为动物权利辩护的法律案件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落后的胡闹;当当代出现以动物名义起诉、为动物权利辩护的法律案件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现象;当神权法规定动物有权利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迷信;当当代动物福利法规定动物有权利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刽子手的仁慈;当一些人要求法律保护东北虎、大熊猫等野生动物或要求法律承认动物权利时,某些主流法理学者说这是空想、不以人为本,甚至质疑这些人为什么在还有几千万贫民的当代中国不去为贫民争取权利而热衷于保护动物……

p20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把某人打了我理解为是侵犯了我的人身权了!因为权利是作为物在处理的,在侵犯了我的人身权这个活动中,我依然是主体,而人身权作为物是客体。要是直接说是某人侵犯了我,我就变成了客体,和人总是主体不做客体的主客二分法不符合。
这个理论的悖论是“主流法理学特别是传统民法学认为,法律关系是法律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主流法理学一方面坚持法律关系是法律主体与法律主体之间的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另一方面又认为法律关系是权利义务关系,而以民法为代表的主流法理学又明确将权利(或义务)定为物而不是人,按照权利是物的传统民法概念,无论是权利与权利之间的关系、还是义务与义务之间的关系、还是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关系都是指物与物的关系,而不是人与人的关系。因此,以民法为代表的主流法理学表面上坚持法律关系是人与人的关系,而实质上或逻辑上坚持法律关系是物与物的关系……”

还有今天早上看《调整论》的时候领悟到一点
为什么说法律要维护非人自然体的权利
因为人类社会作为自然的一部分,人制定的社会规范同时也应该符合自然现状和自然规律
只承认人的权利,认为地把人类从自然界中拔高违背了自然现状和自然规律
所以法律要维护自然体的权利
谢谢师父让我领悟到这个领悟了很久都未果的问题

最后说一下,昨天晚上突然看到天天又在百家讲坛讲别的东西了
貌似是诸子百家,目前讲的是孔子
恩,鼓掌,记得看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