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蔡老师是法律界的冷王

哎哎,刚刚看了起司猫的大结局呀!
而且今天早上上课都没有睡觉!
第一、补充下上次写的第一小条:
“运用法律关系理论来否定环境资源法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理论,是中国法学界一个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做法。目前较为流行的法律关系理论是: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法律关系是社会关系即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是社会关系,因而人与自然的关系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法律调整的对象……”
(《调整论》p151)
惭愧,以前上王怀勇的课的时候还觉得这个说法蛮有形式上美感的。

第二、原始关系和侵权关系:
不要混淆原始关系和侵权关系。比如说,某物是我的,这个就是原始关系。这个关系就是我和物的关系。如果那个不带爱像的侵犯我的所有权,我可以排除他的侵害,这个就是侵权关系,侵权关系才是人与人的关系。如果混淆了原始关系和侵权关系,得出“物权是权利人在法定范围内直接支配一定的物,并排斥他人干涉的权利”的结论,就会得出法律关系只反应人与人关系的错误结论。

第三、罗马法那会,债权指示了人与人的关系,物权指示了人与物的关系。物权享有人可以直接对物实施权力而债权则必须以来他人的行动才能最终获得物、占有物,即在物权法中一个人可以直接作用于物,而不必存在人与他人的关系。后来物权所指示的人与物的关系由于人类中心主义的得势而没落了,但直到18世纪前某些法学家都还能承认诸如物权之类的法律表示人对物的直接关系。

第四、英美法里面貌似一直都承认法律调整人与物的关系的。

第五、把国内流行的法律关系观点挨个抽死。老蔡同志确实有过人之处,至少他能把那些看上去差不多的法律关系定义抽过来抽过去的。有个叫王涌的不晓得是不是名人,居然被用了最长的篇幅来抽。因为过程很冷,所以简介一下,抽其他人的部分是在没看太白。
说王某人的主要观点就是法律关系只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说得还挺死。但是他又说这个人不是我们所讲的生物意义上的人,而可以是法律拟制的人,动物之类的都可以成为法律拟制的人。老蔡说,王博士偏不承认法律能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就算了显示出他的观点极其老派,偏偏他又认为动物可以当主体,在调整论一派中都算是激进的了。费解,十分费解。
恩,其实只是稍微有点冷。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秘密留言

来踩

我是来普法的。。我谦虚我谨慎。。我飘。。

长篇大论懒得看,纯粹进来踩踩^^

小黄居然不睡觉,奇迹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