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界的赵树理

在还没有达到形式上的美感的时候
我就立志做法学界的赵树理
说白话,说大白话
今天才发现蔡守秋同志早就在向这个方面发展了
先讲点别的
昨天早上六点半就爬起来去跟一帮人爬歌乐山
走的是一条稀烂的路
不过好歹到达了最上面
在上面歇气的时候发现我身上都冒仙气了

今天早上早饭后十分主流地和寝室两个老妈子去抽抽了
我在抽抽界果然还有很多路要走

下面是正文哈
说以前光知道蔡守秋是力挺环境法要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
还想着万一他老人家哪点没想到
咱能帮他补上也算是上档次了
今天才发现
原来连我还没领悟到的他都领悟到好些年了
惭愧

介绍下今天看过的
第一、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他老人家的意思并不是说环境法调整人与自然关系就是要把动物啥的整成法律主体。他的意思是说,调整的主体是法律,人和自然都是被调整的,都是客体一份子。他认为应该在某些法律关系中将动物和其他提味主体,是因为法律对主体的保护更全面,更完善。
第二、其实法律保护环境什么的就已经是在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了。那些不承认这个问题的人主要是自己境界还不够。在这个问题上,黑格尔是要负责任的。下面是摘录“黑格尔说‘我把某物变成我的,,这时我就给该物加上了‘我的’这一谓语’。‘我的物’难道没有人与物的关系吗?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反复指出:黑格尔法哲学的‘失足’处,就在于他从自己构想的‘绝对理念’出发来研究法律的产生和发展规律。黑格尔是用‘露骨的神秘主义’或‘泛逻辑的神秘主义’来分析法律现象和法律问题,必然得出一些把主体变成客体、把物变成人、把人与自然的关系变成人与人的关系的令人难以琢磨的法学观点和结论。例如,把‘我买回一条鱼’变成‘我买回一条鱼的所有权’,把‘我吃掉一条鱼’变成‘我吃掉一条鱼的所有权’。环境资源法学采用的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是从现实存在的事物和关系出发考察分析环境法律现象和环境法律问题,首先承认‘我买回一条鱼’,然后承认‘我买回一条鱼的所有权’;首先肯定‘我吃掉一条鱼’,然后肯定‘我吃掉一条鱼的所有权’;而不是用‘我买回一条鱼的所有权’来否定‘我买回一条鱼的事实’,用‘我吃掉一条鱼的所有权’来否定‘我吃掉一条鱼’的事实,即用‘调整人与人的关系’来否定‘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事实”(《调整论》高等教育出版社33-34)首先非常感谢蔡守秋老师说出了我长期以来想说但又没想清白的话,其次决定评选买鱼的小例子为我看到的经典小例子之一。

鼓掌,明天我要再接再厉!

秘密留言

。。。。貌似很复杂。

哦耶~

话说,在春香同志成长的小道上,除了饼子来装潢形式上的美感,当然还有一大票充实其内里的牛人,望春香自己也走出一条象中国共产党一样有特色的什么主义路线!

SA......留言不知道要说啥......

大狗能坚持写日志很不容易,抚摸~~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