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林权界的新秀(一)

看了半天统计年鉴,屁个问题也没看出来。
又看了一次那种文学性的环保人士写的书
蠢血再次沸腾
但事实证明蠢血沸腾在我这个界一般没什么用处

给奈特写了封信咨询
他麻利地回了我
在他老人家的一句话提示下(他就回了我一句话!)
我开始寻找金光集团砍树问题中间的法律关系

搜寻的起点是金光砍树到底是合法的还是违法的
文学性的书和报告里令人惊讶地没有发现任何实质性的信息
我好歹领悟出我将干的事情多少体现了法学对环保的独特贡献。。

我认为这个问题暂时是我思路的枢纽
对于合法的砍树,问题转变成在林权改革的条件下怎么保护生态多样性(非保护区的森林是不是就可以不保护多样性)关于这个能想到的点子无非是给钱,原创了个略有点意思的就是鼓励群众或者环保组织租林子封山,就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对于违法的砍树,问题就转变成现在的法律能不能有效收拾这种行为,如果收拾不了怎么办。

关于以上两个方面,刚搜了中国统计年鉴和金光07年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首先,从数据上并没发现明显的问题(比如说他一个公司就造了全海南的林子什么的)
其次,至少暂时也领悟不出我国的自然保护区是够还是不够,也就是解决不了非保护区的森林是不是就可以不保护多样性,直接当田使的问题

各方面都无所收获,所以就卡住了

最后说一下林浆纸一体化原来还有个上位概念,叫林工一体化,在板材界和其他界都有。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