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名为回忆的幽灵

即将到来的这个牛年是我有意识以来的第二个牛年
除法算了一下
人的一辈子,又能有多少个本命年
已经不记得这是入了穆组以后的第几个新年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鹅子上集体语音聊天
我老对着话筒学狗叫来着
还有一次我拍了张放花炮的照片,打上了了穆组的戳子
还写了个标语“天空中燃烧的,是我们的yy之魂”
墨镜和足球都说我照片不错
足球还说我B门用得不错
我问她B门是什么
她说是手动快门
再有一次,叫了一大群人在鹅子上分角色演种子小剧场
很好玩的事情
可惜最后弄出个结果

于是想起墨镜练习拼音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老在论坛上yong pin yin xie zi
然后墨镜就认它们的意思
绝大多数时候,墨镜总是认得很对的

墨镜注定已经不能和我们一起过即将到来的这个新年
并且还有下个新年
下下个新年
以及以后的每一个新年
她注定变成一个幽灵
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的岁月继续流淌
读书
找工作
也许将来还会有她不曾有过的配偶和后代
幸运的话还能慢慢老掉
直到有一天
连我们自己都变成了幽灵
然后发现
死了其实就是死了
那个注视着我们的
其实只是回忆着忧愁并懊恼着的自己

幽灵,这个幽灵
在个人叫做回忆
于群体就叫做历史
墨镜死了,也不是死了
她到历史里等我们去了
和很多人一起

然而我仍然希望我能活久一点
在变成别人的幽灵之前
替她看到那些她没来得及看到的日升日落
世事变迁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