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

依然是师父的教诲
p653 “关于刑法能否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争论,主要反映在刑法关于犯罪客体的理论分歧上……笔者认为,将犯罪客体定为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对于理解和发挥刑法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功能不理;将犯罪客体定为犯罪行为侵害的对象,包括环境犯罪行为侵害的环境资源,有利于理解和发挥刑法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作用。因此,调整论主张将犯罪客体定为犯罪行为侵害的对象,这也是其他国家刑法理论的主流观点。”

我觉得:为了达到刑法可以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的目的,当把犯罪客体定义为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时候,就要把社会关系定义为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的关系,当把犯罪客体定义为侵害对象时,就要把自然环境包括在侵害对象内。但总的来说后者由于直接而比较好,并且这样可以避免环境刑法成为环境行政的附庸。

叶瑟(德国的):“刑事侦测上最重要的一项基本规定,是将环境刑法从行政法的附属范围提出,并将它放进主刑法之内。因为,如此一来,也给一般的环境意识带来一个讯号:环境犯罪不是单纯的违反秩序而是真正的刑事犯罪,与上海、偷窃或欺诈一样可非难。”“就环境刑法的保护目的来说,环境刑法之独立于行政法之外,也是饶有意义的。因为,这一来就很清楚,环境刑法不是只为了保障环境行政法,不是只关系着环境行政法的管理、分配与秩序问题,而是把人类的自然生活空间里的种种生态情形,比如特别是水、空气、某些风景区,以及动物和植物世界,是为应予保护的法益,即使间接地是以保护人类及其健康为目的。”
反面教材就是我国刑法里的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环境犯罪只是对环境保护活动和环境保护的侵犯,只是破坏人们保护环境资源的活动,不破坏环境资源。”p663

美国的环保局有刑事调查职能,有权对任何违反有关环境法律规定义务者提起刑事强制执行,可以对环境犯罪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p672往后

插入一个感觉比较有道理的观点
p661 Birnbaum(毕恩保姆,德国的)于1834年发表的《论有关犯罪概念的权利侵害的必要性》疑问,对权利亲还说进行了批判性的考察。他认为:侵害是指对人活着事物特别是对属于我们的东西被他人夺走或减少,是与“财”相关的概念;权利是不可侵害的,即使作为我们权利对象的物被夺走或者减少了,在法律上归属于我们的财被夺走或者减少,我们的权利本身并没有被夺走或减少;侵害的概念不是与权利概念有关,而是与财概念有关;我们受到侵害的不是权利本身,而是权利的对象,是与权利保护相关的财。

虽然目前刑法部分还没看完,但总的来说,行政法、民法、刑法三部分,民法比行政法写得好,刑法又比民法写得好。

秘密留言

彻底晕了
你不能整点通俗的?!

看得我犯困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