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之回忆卡片

一个抬头的工夫
我竟然明白要怎样描述长久以来那有点别扭的心情了
拂晓很厉害

是的
但还是喜欢穆开着零式的时候
不喜欢他开着带有别人强烈人身属性的集体
比如强袭,比如拂晓

仍然画着羽毛的头盔后的那张脸
熟悉而又陌生
虽然更喜欢穆还是穆的时候
但不可避免的
我们,都是这样在头盔后面长大吧

秘密留言

穆怎么样才能称为穆呢?
比起开着金砖耍帅的时候,应该是性骚扰[?]的时候更合适吧

提起了伤心的往事……
不过渐渐发现 穆在我心里已经渐渐的开始变得抽象变得符号化……一种特定的存在~
自我介绍

导盲犬

Author:导盲犬
一只嗷嗷的狗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